基本信息

書名:林格倫作品集·美繪版——獅心兄弟

版 次:1

頁 數:229

字 數:140000

印刷時間:2009-10-1

開 本:大32開

紙 張:膠版紙

印 次:1

包 裝:平裝

叢書名:林格倫作品選集

國際標準書號ISBN:9787500794097

內容推薦


主人公獅心兄弟從外表到性格都完全不同。哥哥約拿旦健康英俊、聰明善良,而弟弟則性格懦弱、且患有重病。哥哥無微不至地照顧著弟弟,並且為弟弟獻出瞭生命,從而到瞭南極亞拉。弟弟隨後也到瞭這裡。兄弟倆在這個新世界平靜快樂地生活瞭一段時間,馬上投入新的戰鬥。因為這裡也有邪惡,有暴力。為瞭拯救受苦受難的人們,兄弟倆勇敢地出擊瞭。在他們面前,有殺人不眨眼的暴君,有噴著毒火的惡龍……兄弟倆將面臨戰爭和死亡的考驗。

目錄


第一節
第二節
第三節
第四節
第五節
第六節
第七節
第八節
第九節
第十節
第十一節
第十二節
第十三節
第十四節
第十五節
第十六節
譯者後記

作者簡介


林格倫 ——瑞典的民族英雄  林格倫,94歲高齡的童話外婆。她在1945年步入兒童文壇就標志著世紀兒童——皮皮,已經誕生。  1958年,林格倫獲“安徒生金質獎章”。  她的作品已出版90多種版本,發行量達到1億3千萬冊。把她的書摞起來有175個埃菲爾鐵塔那麼高

在線試讀部分章節


第一節
  我要講我哥哥的故事。我哥哥叫約拿旦·獅心,他就是我要講的。我覺得好像是童話,也有點兒像幽靈的故事,不過我要講的都是真人真事。盡管除瞭我和約拿旦以外誰也不知道。
  約拿旦一開始不姓獅心。他就姓獅,跟媽媽和我的姓一樣。他的全名叫約拿旦·獅,我叫卡爾·獅,媽媽叫希格莉·獅。爸爸叫阿克塞爾·獅,然而他離開瞭我們,當時我才兩歲,他航海去瞭,後來我們再也沒聽到他的消息。
  不過我現在要講的是我哥哥約拿旦怎麼變成瞭約拿·旦獅心,以及此後發生的一切動人的事情。
  約拿旦知道我很快就要死瞭。除瞭我以外好像別人都知道,他們是從學校知道的。因為我有病,一直躺在傢裡咳嗽,最近半年根本不能上學。媽媽幫助很多阿姨縫衣服,她們也都知道,其中一位曾經跟媽媽談到過,我是無意間聽到的。當時她們以為我睡著瞭。其實我沒睡著,隻是閉著眼。我繼續裝著沒事兒一樣,因為我不願意表現出我已經聽到瞭那件可怕的事情——我很快就要死去。
  我當然很傷心很害怕,我不願意在媽媽面前表現出來,不過約拿旦回傢以後我跟他講瞭。
  “你知道嗎,我要死瞭?”我一邊說一邊哭。
  約拿旦思索瞭一會兒。他大概不願意回答,不過最後他說:“我知道。”
  這時候我哭得更傷心瞭。
  “怎麼會這樣殘酷?”我問,“一個人還不滿十歲就得死,怎麼會這樣殘酷?”
  “你知道嗎,斯科爾班?我不相信死是殘酷的,”約拿旦說,“我相信你將得到極樂。”
  “極樂,”我說,“死瞭以後躺在地底下是極樂!”
  “哎呀,”約拿旦說,“那如同你的軀體躺在那裡,而真你將飛向完全不同的地方。”
  “那是什麼地方呢?”我問,因為我無法理解他。
  “南極亞拉。”他說。
  南極亞拉——他脫口而出,就像每個人都知道一樣,可是我過去從來沒有聽說過。
  “南極亞拉,”我說,“在什麼地方?”
  這時候約拿旦說他也不確切知道,不過肯定在星河彼岸的什麼地方。他開始講述南極亞拉,講得我恨不得馬上就飛到那裡去。
  “那裡還處在篝火與童話的時代,”他說,“你會喜歡的。”
  “一切童話都起源於南極亞拉,”他說,“因為各種事情都發生在那裡,你到瞭那裡以後,從早到晚都可以參加歷險,夜裡也可以去。”
  “喂,斯科爾班,”他說,“跟生病躺在傢裡咳嗽,連玩也不能玩可大不一樣。”
  約拿旦管我叫斯科爾班。從我很小的時候他就這樣叫我,有一次我問他為什麼這樣叫我,他說因為他喜歡吃一種叫斯科爾班的皺皺巴巴的幹面包,我長的樣子特別像這種面包。啊,約拿旦非常喜歡我,真是有點兒怪。我一直是一個長得挺醜、不聰明、膽子又小的男孩,腿還是彎曲的。我問約拿旦他怎麼會喜歡一個很醜很笨又彎腿的男孩呢?他說:
  “如果你不是一個長得有點兒甜、腿彎曲的醜小子,那你就不是我的斯科爾班,我喜歡的正是你這個樣子。”
  不過在我擔心死去的那個晚上他說,我隻要到瞭南極亞拉立刻會健康、強壯起來,甚至會變得英俊。
  “會像你一樣英俊?”我問。
  “比我還要英俊。”他說。
  不過我知道他是在哄我,因為從來沒有比約拿旦更英俊的人,別的地方也不會有。
  有一次,一位要媽媽縫衣服的阿姨對她說:
  “親愛的獅夫人,您有一個兒子看起來就像童話中的王子!”
  她不是指我,肯定是指他!
  約拿旦看起來確實像一位王子,他真的是這樣。他的頭發閃著光,就像金子一樣。他有著藍色的眼睛,整齊、潔白的牙齒,雙腿很直。
  不僅如此,他還和氣、強壯,無所不知,無所不能,在班裡是第一名。他走到哪兒,院子裡的孩子就跟到哪兒,大傢都願意和他在一起,他總能為他們找到有趣的事情做,還帶著他們去歷險。我無法參加,因為我隻能天天躺在廚房裡的舊沙發上。不過約拿旦一回傢就把一切講給我聽:有他自己的事情,有他看到、聽到和讀到的事情。他坐在我的沙發沿上要講多久就能講多久。約拿旦晚上也住在廚房裡,他睡在從更衣室拿來的一張床上。他躺在床上以後還繼續為我講童話講故事,直到媽媽從屋子裡喊:
  “喂,你們別說話瞭!小卡爾該睡覺瞭。”
  不過當我不停地咳嗽時很難睡得著。有時候約拿旦半夜起來,為我煮蜂蜜水止咳,啊,他真好,約拿旦!
  我害怕死去的那個晚上,他在我身邊坐瞭好幾個小時,我們談論著南極亞拉,不過聲音很小,免得讓媽媽聽見。像往常一樣,她坐在屋子裡為人傢縫衣服,她睡的屋子裡有一臺縫紉機——你知道吧,我們就有一間帶廚房的屋子。屋門是開著的,我們能聽見她唱歌,還是通常那首海員到遠方航海的歌,她可能在想爸爸。我記不清這是一首怎麼樣的歌,我隻記得有幾行是這樣:
  我在大海上死去,你動人、美麗,
  可能是一個晚上
  一隻雪白的鴿子
  飛到你的傢,
  飛到你的窗下,
  這是我的靈魂
  希望在你的親切懷抱裡
  有片刻的安息……
  我覺得這是一首美麗、悲傷的歌曲,可是約拿旦聽瞭以後卻笑起來,他這樣說:
  “你聽著,斯科爾班,你可能在一個晚上飛到我的身邊,從南極亞拉。像一隻雪白的鴿子站在窗臺上,就是你,好乖的弟弟!”
  我正要開始咳嗽,他把我托起來,緊緊地抱著我,遇到壞事的時候他經常這樣做,他唱道:
  此時此刻,小斯科爾班,我知道這是你的靈魂,希望在親切的懷抱裡有片刻安息……
  這時候我才想到,沒有約拿旦我將怎麼樣到南極亞拉去。沒有他我會變得多麼孤單。如果約拿旦不一塊兒去,即使我整天泡在童話和歷險裡又有什麼用呢?我感到害怕,不知道該怎麼辦。
  “我不想去那裡,”我一邊說一邊哭,“你在哪兒我也在哪兒,約拿旦!”
  “好,不過我肯定也要去南極亞拉,你知道吧,”約拿旦說,“遲早要去。”
  “遲早要去,對,”我說,“不過你可能活到90歲,而這段時間我得一個人待在那裡。”
  這時候約拿旦說,南極亞拉不像地球上那樣有時間。即使他真的活到90歲,我也隻覺得才過兩天他就來瞭。這是因為那裡沒有真正的時間。
  “兩天的孤單你大概忍得住吧,”他說,“你可以爬樹,在森林裡點燃一堆篝火,坐在小河邊釣魚,這些都是你夢寐以求的。
  正當你坐在那裡,恰好釣起一條鱸魚的時候,我飛來瞭,你會驚喜地說:我的天啊,約拿旦,你已經到這兒啦!”
  我竭力止住哭,因為我想兩天我還是可以忍受的。
  “不過我還是想,如果你先去不是更好嗎?”我說,“這樣就是你坐在那裡釣魚瞭。”
  約拿旦同意我的話。他看瞭我很久,像平常一樣他非常溫和,我發現他很傷心,因為他說的時候聲音很低,很悲痛:“不過在沒有斯科爾班的情況下,我還得生活在地球上。可能90年!”
  我們都覺得會是這樣!
  約拿旦的女老師真夠笨的,不過她很喜歡約拿旦,大傢也都喜歡他。她找出“獅心”這個詞還是很不錯的,確實不錯!
  城裡大概沒有人不為約拿旦傷心的,沒有人不認為我死瞭要比他死瞭好得多。至少我知道拿著各種佈料和黃油的阿姨們是這樣想的,她們穿過廚房時看著我嘆息,並對媽媽說:“可憐的獅夫人!怎麼偏偏是約拿旦!”
  我們現在住在舊樓旁邊的一棟樓裡,跟原來的房子一樣大,隻不過低一層。我們從濟貧所得到一些舊傢具,阿姨們也給瞭我們一部分。我躺在和過去差不多一樣的沙發上,一切都跟過去差不多。但是一切又都與過去不同瞭!因為再也沒有約拿旦瞭。晚上沒有人坐在我的身邊跟我講話,我孤單一人,心裡極為難過。我隻能躺在床上,自己對自己小聲地講著約拿旦臨死之前說的那些話。當時我們剛從樓上跳下來,躺在地上。一開始他趴在地上,但是後來有人把他翻過來,我看到瞭他的臉。他的嘴角流出一點兒血,幾乎不能說話。但是他好像竭力裝出微笑,並吃力地說出幾個字:“別哭,斯科爾班,我們南極亞拉見!”
  他說瞭這幾句,別的沒有瞭。然後他閉上瞭眼睛,人們過來,把他抬走,我再也沒有見到他。
  我真不想記住約拿旦剛死的那段時間,但是那麼可怕的事情又無法忘掉。我躺在那裡想約拿旦,直到我覺得腦子都要炸瞭,沒有任何想念比想念約拿旦更難受瞭。我也害怕。我突然想到,那個南極亞拉是否真是那樣!如果是約拿旦編造的一個故事該怎麼辦?他平時經常編故事。我哭得很厲害,真是這樣。
  但是約拿旦後來回來瞭,回來安慰我,他回來瞭,天啊,真是太好瞭!差不多一切又都恢復瞭正常。他在南極亞拉很明白,沒有他我在這裡會怎麼樣,他認為他一定要來安慰我。因此他回到我身邊,如今我不再憂傷,我隻是等待。
  有一個晚上他回來遲瞭一點兒。我在傢裡很孤單,我躺著,想他想得直哭,我很害怕,又病又倒黴,受的罪簡直無法說。廚房的窗子開著,因為春天的夜晚溫暖、美麗。我聽到鴿子在外面叫,後院有一大群鴿子!每到春天它們就咕咕地叫個不停。
  這時候發生瞭一件事。
  正當我臉朝枕頭哭的時候,我聽到在離我很近的地方有一種咕咕的聲音,我一抬頭,看見一隻鴿子站在窗臺上,它用友善的眼睛看著我。一隻雪白的鴿子,很奇特,不是院子裡那種灰色的鴿子!一隻雪白的鴿子,當我看見它時,誰也無法體會出我的感覺。因為跟那首歌裡的鴿子一模一樣——“可能是一個晚上一隻雪白的鴿子飛到你的傢。”我仿佛又聽到約拿旦這樣唱“此時此刻,小斯科爾班,我知道這是你的靈魂”,但如今是他飛回我的身邊。
  ……

書摘與插畫